您现在的位置:首页 > 教案下载 > 正文

此爱不售阅读?此爱不售1全文免费阅读?此爱不售

2016-11-03 02:02 网络整理 教案网

本文关键词此爱不售,由教案网整理发布

| 下载全本 | 返回书页 | 我的书架 | 手机阅读 | 手机客户端

书包网 -> 言情 -> 此爱不售_分节阅读_53 此爱不售_分节阅读_53

作者:关羽熙 上传:a346987645 下载:此爱不售Txt下载 更新时间:2011/6/18 16:31:59 文章状态:连载中

上一章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章

抬起头,看着眼前的男人,虽然她的脑中一片混乱,但她还是流着泪说出了思考良久的话,“瑞墨,我们分开吧,我们的缘分,已经尽了……”
“你说什么!?有胆你再说一遍!”听到这话的商瑞墨显然不能接受,若不是桥央白刚刚生产完身子虚弱,他恨不得一把抓过她好好质问一番。
“我说……我们分手吧……”
心已经千疮百孔,这已经变成了一段无法挽回的恋情,不分手的话,难道要做一辈子木偶人吗?
“想分手没那么容易!你是小石的妈妈吧,他怎样你都不会担心吗?”商瑞墨为了将桥央白留下,不惜把儿子拿出来威胁她。他知道,按桥央白的性格,她是不会丢人孩子不管的,就算不得已和孩子分开,还是要不时确认孩子的状况才能安心。
这招的确很管用,桥央白立即惊恐地问道:“什么!?你要对小石做什么!?”
“如果你不跟我乖乖回去,我就不承认有他这个儿子。不是我商瑞墨的儿子,还有什么权利生活在这个家?”言下之意就是,如果桥央白离开他,他就把小石丢出去自生自灭。
“小石是你的亲生子,你怎么能这么狠心!”小石才不到两个月大,把他丢出去,不是让他去死吗!?
见这招起了作用,商瑞墨不由得勾起唇角,戏谑道:“你难道是第一天知道我狠心吗?央白。”
商瑞墨的作风她是知道的,他能做到在黑白两道叱咤风云,胁迫别人就范的手段应有尽有,难道还愁没办法对付她们母子俩吗?
“好吧,我答应你。”为了小石,桥央白不得不低头,“但请你不要再动伤害小石的念头,一个父亲不应该有那样的想法和举动,毕竟,孩子是无辜的。”
“这是当然。”
车窗外的景色飞驰而过,这近两个月来发生的一切一切,已经在桥央白心中形成了一道不可消退的伤疤。
小石安稳地睡在婴儿床里,做着香甜的梦,在梦里,没有痛苦也没有离别,只有自己和爸爸妈妈永远幸福地生活在一起。
小桃的脸上明显有哭过的痕迹,毕竟,阿鸣成为了叛徒,即将接受御商帮中的惩罚,而暗恋他多时的小桃,也失去了幸福的希望。
桥央白觉得这个家,又熟悉又陌生,像是好多年都没有回来过了一样,这个时候,只是重游故地而已。
她不再和商瑞墨讲话,只是终日抱着小石,摸摸他、亲亲他,对他说些,轻得别人都听不见,像是母子间的秘密。
就这样沉默了几个月后,有一天,在一个夜色很浓、没有星光的夜晚,商瑞墨抱住了桥央白,将她压在身下,本是翻云覆雨、□攒动的时刻,桥央白却呆若木偶、目光涣散,恍惚中感到头顶有咸咸的液体落在自己的脸颊。
只听见商瑞墨说:“你不爱了,那你就离开吧。”
是啊,不爱了,就离开吧。
被爱折磨的两人,在那一夜,终于累了,终于落泪,终于放弃。

第七十话_会有一天

美国西雅图是个很适合居住的城市,靠近海边、四季分明,周围的邻居们也都很亲切友好,作为孕妇的桥央白总会在每天清晨,牵着小狗漫步在海边,享受着清新的空气,此爱不售1全文免费阅读
没错,与商瑞墨的最后那一夜,竟然在她体内播下了小小的。而在西雅图的医生里得知这个消息的时候,宝贝已经在桥央白的肚子里安家近两个月了,短篇辣文合集最新章节
桥央白想,这大概也是上帝赐给自己的礼物,或者说,是给离开了小石的自己的补偿。
如今已经快到预产期,桑德拉也搁置了工作,特地从加州洛杉矶赶来华盛顿州西雅图,为的就是多照顾照顾独自一人、还怀着孩子的桥央白。
离开了商瑞墨这么久,其实,桥央白知道,她并没有不爱,只是被伤害得太深了,不愿再爱了。现在的生活很安稳,她有一份固定的工作,收入不多不少,已经不想再做任何改变,此爱不售关羽熙。她希望肚子里的是个女孩子,这样就可以把她打扮得漂漂亮亮的,带她一起逛街、一起看电影、一起玩机,此爱不售阅读
桑德拉就住在桥央白家,虽然厨艺不怎么样,但起码还是能帮点忙。最重要的是,她作为桥央白在美国最好的朋友,经常能陪她说说话、解解闷,小说此爱不售完整版。其间菲斯也来西雅图探望过几次,谈话间得知菲斯已经结婚,嫁给了一个很爱她的男人,如今过着幸福的生活,打算明年要个孩子。
大家都很幸福,这样就好了。
桑德拉大口大口地吃着披萨,她还没结婚,所以对桥央白肚子里的小家伙很好奇:“如果小家伙是女孩子,你打算给她起什么名字呀?”
“商承遥吧,中文里的意思就是能承受住遥远的离别,永远快乐地生活下去。”
“嘿,你们中国起名字还讲究这么多,我是不懂,不过桥你起的绝对好听就是啦。我看,也得起个英文名不是?这个我来起啦,就叫海瑟薇(Hathaway)吧,我很喜欢安妮·海瑟薇呢,又美丽又有气质。”
桥央白看着她那一本正经的样子,笑道:“好好好,小遥的英文名你这个做干妈的说了算。”
桑德拉叼着还没有吃完的披萨饼,对着桥央白的肚子笑着说:“海瑟薇,海瑟薇小宝贝,你出生之后跟我一定要比你跟妈妈还亲哦。”
桥央白一边推着她一边嚷道:“喂,桑德拉,你的披萨饼都要掉到我的衣服上啦,快点坐到一边去。”
“真是小气,我和我家的小宝贝说话,干嘛要你插嘴。”
“你还真是胡搅蛮缠,难怪到现在还没结婚。”
“哎呦,你不要戳我痛处嘛,桥你变得越来越坏了。”
如果每天可以生活得这样安稳富足,就算没有最爱的人陪伴在身边,也算是另一种幸福吧。
五年后。
“爸爸爸爸,今天幼稚园的老师教给我了,每个小朋友都有爸爸和妈妈,可是为什么我只有爸爸你,却没有妈妈呢?”五岁的小石拽着正在办公的商瑞墨的西装裤,见商瑞墨不理他,嘟起了小嘴,“爸爸,理我一下啦,为什么我没有妈妈嘛?”
这么多年来,商瑞墨已经尽力把对待小孩子的方式柔和化,却还是做不到跟别的爸爸一样。此时他正一边看着文件一边皱眉答道:“谁说你没有妈妈?”
“真的?我有妈妈?那我妈妈在哪里呀?”小石一听说妈妈的事就兴奋地爬到了商瑞墨的腿上,央求着他说妈妈的事,毕竟这些事爸爸不常提起,而且一提起语气就有点奇怪,害得他每次都不敢问下去,此爱不售全文阅读。人家每个小朋友有个很温柔的妈妈,为什么自己就只有一个冰块做成似的爸爸!?他想要妈妈嘛。
“你妈妈不在香港,而且短期之内也不会回来。”
“什么叫短期之内,大人们说话都好奇怪哦,都没有个确切的时间。”别看小石还小,嘴里的话是一套一套地往外蹦,“我要找妈妈我要找妈妈,爸爸你对我太凶了。”
正在在文件上签字的商瑞墨突然停下手中的笔,像是想起了什么似的,过了半晌才慢慢说道:“会有那么一天吧。”
平时的爸爸不是很凶就是很冷,很少有这样的表情出现在脸上,小石禁不住问道:“爸爸,什么会有那么一天?”
商瑞墨将小石抱起来,看着他和桥央白那相似的眉眼,尘封在记忆里的往事忽然在脑海中清晰起来。桥央白离开的时候,小石还在襁褓中,如今小石已经五岁了。原来已经五年了啊,他和桥央白分开,已经有五年了。
他都不知自己是怎样熬过这五年的,从起先的痛苦难过到如今的无奈惆怅,时间原来已经过了这么久。她怎么样了呢?会不会已经遇到了喜欢的人,组建了家庭?还是会依旧一个人,像自己这样,始终抹不去当初那份感情?
霍东辰在那次火拼中被他亲手击毙,还记得霍东辰缓缓倒下去的那一刻,无声的嘴型对商瑞墨说着:“如果你爱她,就珍惜她,。”
想到这里,商瑞墨轻声说道:“小石,会有那么一天,和妈妈再见。”
“爸爸说的是真的吗?”
“是,爸爸向你保证,会有那么一天。”
“好,我们拉钩。”小石伸出小手,勾住了爸爸的小指,“爸爸,这个假期我想和你一起去马尔代夫旅游,幼稚园的老师说,马尔代夫可漂亮啦,还有好多漂亮的外国大哥哥大姐姐都去那里度假。”
“马尔代夫?”莫非现在的小孩子都国际化了,这么小就知道出国度假,还要看帅哥美女,真是不简单。
“嗯,爸爸求求你啦,陪我去吧。”
看着在自己怀里撒娇的小石,商瑞墨的目光终于柔和了下来,轻轻说:“好吧。”
“哎呦,桥,我发现海瑟薇这小妞儿真是出落得越来越漂亮啦,标准的亚洲小美女。”
自从桥央白平安生产完,桑德拉就赶回洛杉矶继续工作了,其间两人也经常有来往,桑德拉总是惦记着小遥,恨不得天天见到她。而小遥也跟桑德拉亲得很,如果小遥也是美国人,说她们俩是母女,估计十个人里有九个人会信。
这次恰逢小遥四岁生日,桑德拉的工作忙,桥央白就带着小遥来了洛杉矶庆祝生日。
桥央白一边整理着小遥的公主裙,一边对桑德拉说:“这次小遥过生日,我们大概要住在你家几天。西雅图公司那边派我出差,无论如何也不能换人,我订的机票是大后天的,直接从洛杉矶乘飞机,此爱不售下。”
如今桑德拉也已经结婚,丈夫是因桥央白怀小石的时候认识的艾萨克。两人由于工作比较忙,还没有生孩子的打算,所以都很喜欢乖巧可爱的小遥。
“那可真是太好啦,每次都只能见到海瑟薇那么几面,这次总算能住在一起啦。”
“给你和艾萨克添麻烦了。”
“你总是这么客气,真是见外呀。”桑德拉亲昵地抱起小遥,问道,“你们公司派你去哪里?什么事情非要你去?”
“是一个旅游开发的提案,当初我是总策划,所以这次也是派我去进行实地考察。地点在马尔代夫,开发度假景点系列。”
“马尔代夫?真不错啊,还可以顺便度假啦,那里的大海好美的。你要带海瑟薇去?”
“嗯,是啊,可以顺便放松一下。小遥这么爱玩,相信到了那里也会很开心的。”
“妈妈,我们是要去找爸爸吗?”天真的小遥最近总是喜欢问关于爸爸的问题,大概是看别的小朋友都有爸爸,所以也才想要一个爸爸吧,《此爱不售》
桥央白不想隐瞒关于商瑞墨的事,所以她笑眯眯地对小遥说:“这次不是哦,但妈妈答应小遥,会有那么一天,和爸爸见面的。小遥乖,好不好?”
“好的,小遥是最乖的。”小孩子的注意力总是会很快地转移,不一会儿,小遥就挥舞着双手,对马路对面的那个冰激凌车表现出了极大的兴趣,“干妈妈,我要吃冰激凌。”
“好好好,我们去吃冰激凌,小美女,走咯。”
看着女儿稚嫩的身影,她没有骗小遥,她的确坚信会有那么一天,和商瑞墨在某个地方不期而遇。想到这里,桥央白淡淡地微笑起来。
那一晚,桥央白做了一个梦,和她刚刚进入商瑞墨宅邸的第一天做的梦完全相同。
梦中有蔚蓝的海域,她穿着舒适的连衣裙走在被波浪拍打的海岸上,不远处那被海水漫过脚腕的一抹身影带着温和的表情冲她招着手,微笑着呼唤着她。她赤着脚,所有的目光都落在那个人身上,幸福地笑着。
尾声
桥央白在马尔代夫工作期间,不能时时照顾小遥,但小遥似乎在这里找到了同龄的玩伴,每次都要玩到很晚才回到宾馆。
有一天中午,小遥气喘吁吁地跑回宾馆,拽着桥央白的裙角就不放:“妈妈妈妈,今天我朋友的爸爸要请我们好吃的,我说我是妈妈带着来马尔代夫的,所以他们也邀请你呢。”
“是吗?那等等噢,妈妈把这点工作忙完了就去,你饿了的话,就先去吧。”
“好的,妈妈一定要去噢。”穿着公主裙的小遥乖巧地冲桥央白挥了挥手。
或许是因为那个梦的缘故,当桥央白在蔚蓝的海边看到那抹熟悉的身影的时候,并没有感到意外,只是淡淡地笑了笑,对他说道:“好久不见。”
商瑞墨愣在了那里,五年不见,她依旧那么漂亮美丽,只是变得更加成熟了。

本章结束

上一章

返回目录

下一章

本文关键词此爱不售,由教案网整理发布