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现在的位置:首页 > 教案下载 > 正文

选举人团_选举人团 特朗普_特朗普

2017-01-07 06:00 网络整理 教案网

一场无比热闹的美国大选,也就在十几天之后了。现在大家都知道,如果双方的支持者非常接近的话,那个全国总选票较高的候选人,并非就一定会赢。

美国大选不是计全国总票,而是分为两层。先各州自己投票,依据“赢者通吃”原则,做出一个“州决定”。也就是说,一个州超过半数的人投了张三,整个州的票就都投给张三了。这样,总票数略高的候选人,假如他在每个赢的州,都是微弱领先,也就是说,票没有被“浪费”,他就确实赢了;但是,假如他在一些取胜的州票数非常高,他在总数上略高的那部分票,不必要地被“浪费”了,这样,他反而可能因为没有赢到足够的州,最终失败。

这个“州决定”,是通过选举人团来传达的。依据宪法,各州选举人团的人数,“与该州在国会的参、众两院的议员总人数相等”,众议员数是按照人口比例定,参议员每州两个。所以,各州选举人票,基本是按人口多寡决定,人口大州的票多,人口小州的票少,比例适当。所以,在今天美国竞选版图上,党的蓝色看上去面积不大,共和党的红色是国土中间红红的一大片,但实际上这红红一大片一点用都没有,因为人口集中在东西两岸,中部州荒芜,人口稀少,选举人票数寥寥无几。全国总共是538张选举人票。最后选举结果,不是看全国人头的总票数,而是看各党派争取的州选举人票的多数。

选举人团形同虚设?

这样一个两百多年前选举人团的宪法设置,给解释美国大选带来种种不同说法。

最近我看到一本向中国读者介绍美国总统选举的书,里面提到了《联邦党人文集》中立宪者们当时的构想:“肩负选举总统重任的选举人团应该由启蒙程度最高、最受尊敬的公民组成,他们的选举人票会投给最德才兼备的候选人。”他们“最善于辨别适宜于这个职位需要的品质,可以在有利于慎重审议条件下行动,使得一切理由和主张都能适当地结合在一期,以便作出选择。由民众普遍地从本地同胞中选出的少数个人,最可能具有进行如此复杂审议所必须的见闻和眼力。”

书作者注意到,今天选举人团的投票举动“形同虚设”。确实,今天大选的选举人团,完全不需要符合品德要求。一些州在选票上规定,你选了某候选人,等于认同同时选了谁谁做选举人团成员,大家根本不清楚这个谁谁是谁,也不在意。不是他们糊涂,而是他们知道,这个人是谁没有关系。

在大选日,各州根据具体个人票的简单多数,换算成赢者通吃的“州决定”,也就换算成了州的法定选举人团的人头数(本州参、众两院人头总数),全部投给一个候选人。各州的通吃结果简单统计一下,大选结果在那天就决定了。而选举人团只需要严格做一件事情,就是他们必须严格按照州民大多数人的意志,给“州决定”的那个候选人投票。他们自己是谁、有没有德才兼备、哪天投票,就完全没人关心了,因为他们只是走形式的“机器人”。

所以,书作者批评,这是“因为政党这一超宪法机构的出现,结果导致选举人团投票形同虚设,完全成为各州多数党的党派意志的体现。”也提到最高罗伯特·杰克逊官(任期为:1941-1954年)的批评:选举人团“甘愿沦为党的奴仆”,投票“智力匮乏”。其实,选举人团制度的变化,只是准确反应了美国从后古代向现代的演进。

美国的政党到底是什么

美国立国者们是一群后古代先贤。《独立宣言》发表的1776年,正是中国的乾隆年间,法国的路易王朝。而美国国民们大多是在世界各地活得不好的人,才铤而走险、来到新大陆,他们日日不断涌来,经年累月不会这个国家的语言,很对这个国家的制度不知其然,也不知其所以然。所以,当几年后的1789年立宪,立国者以古希腊古罗马以来的制度理论和实践探讨,建立第一个大国制度时,立国者们更担心的自然是:一个还在蓄奴的古代社会杂牌民众,如何能够如自己一样,理解和维护这个制度。所以,当时的必然有局限,渐进,一开始还不是一人一票,都是思想严重超前的立国者们在后古代美国的忧虑。